阿姨,wò滴慌

2017-05-09 · 🙈Ray · 0条 · 303次

有一天小丫头跟师妹学了几句山西方言,一路上不停地学给我听——“仨lui车”,“仨lui车”,···。硬要我教几句山东方言,我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表现机会——“刚卓冻滴慌连”,“吃饭了哦木”,···。丫头饶有兴致地学了起来,还学得有模有样。就这样,丫头学习方言的兴趣日益渐增。
4月底丫头的同学来北京玩,因为不放心她们的安全就跟着她们逛王府井,穿南锣鼓巷,绕后海,一路上各种拎包、拍照、找丫头。小丫头丢丢的不停走,一会儿跑这儿,一会儿跑那儿,稍不留神就没影了。后来坐地铁,丫头可能是无聊,趴在我怀里,又让我教方言,于是开始了我的丫头山东方言小课堂。小丫头各种好奇,问这问那,这句怎么说,这句呢,那这句呢?我就不惜自己的才华教了起来——“刚卓冻滴慌连”,“qǐnqǐn好”,“晌午好”,“后行好”,“金门儿”,“早肯”,“后 乐2”,“刚卓wò滴慌连”,······。丫头虽然学的有模有样,但有时候也会一脸懵B,觉得各种神奇。我被她那可爱模样给逗的笑得合不拢嘴。“饿的慌怎么说呀大王?”“wò滴慌”。然后自己不断重复:“wò滴慌”“wò滴慌”“wò滴慌”···。过了一会儿小丫头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我:“á姨,wò滴慌。”真后悔没有拍下我当时一脸懵B的样儿,我当时的感觉就像刚为人父母不久的大人们听到自己的孩子叫出第一声“爸爸妈妈”的表情一样,估计心情也没有什么太大不同,可能我除了惊喜还是惊喜,而父母们可能有种期待已久的东西实现的满足吧。我假装调侃地说:“不错不错,以后饿不着了。去我家,会这一句就够了。你阿姨怎么忍心饿着这么可爱的丫头。”
真是喜欢她这种瞪着大眼睛可爱的样子,没有一点抵抗力。

希望这个世界不要伤害到她的那份纯真和快乐,虽然总有一天她会长大,成熟和母性会渐渐替代这份可爱,但我希望这天来得晚一些,或者丫头永远不失去这种可爱,说不定不会失去呢。


  1